03 Jan 2020 Story Forests

政府, 智能数据和野火:我们处在哪个阶段?

Photo by Wikimedia

更新: 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持续肆虐,火情严峻让无数人揪心,除了时刻关注着大火的最新动态,大家也开始聚焦野火起因及其与生物多样性丧失、栖息地退化,全球气候变暖之间的联系。

这篇推送中,我们来区分不同的野火类型,评估相关影响并探究造成野火的背后原因,以及阐明为什么准确、实时的数据对于出台有力措施及时遏制火情至关重要。

不同的野火类型

你知道吗可能是天然发生的,也可能是人为引发的,包括蓄意纵火或由意外事故造成。在世界某些地区,比如印度尼西亚和巴西,火灾多是人蓄意而为,为棕榈或大豆种植园,或者为牛羊放牧腾地儿,通常打着消除贫困、创造经济财富和就业机会,或保障粮食安全的名号。

泥炭地 一旦发生火灾后果严重,因为它会极大加剧全球变暖进程——泥炭地向空气中释放的二氧化碳比普通的森林火灾要多的多,并且极难发现和扑灭。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拥有大面积泥炭地。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火灾的发生频率较低,但鉴于当前土地用途的快速改变——森林砍伐和泥炭地被转换、被排干——导致森林大火和泥炭地火灾发生频率大幅上升,这一现象在婆罗洲岛上尤其如此(其中73%属于印度尼西亚)。 

UNEP’s Data Strategy, Long-term Trends and Future  Image taken from environmentlive.unep.org/situation
UNEP’s Data Strategy, Long-term Trends and Future. Image taken from environmentlive.unep.org/situation

2015年印尼经历了灾难性大火,期间长达数日,印尼每一天因森林火灾释放的碳排放量超过美国所有化石燃料所致排放的总和,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对于此,联合国环境署和合作伙伴发起了全球泥炭地倡议予以应对。

“2015年印尼泥炭地大火影响了数百万人的健康,是全球共同面临的环境灾难。自此,印尼投入大量努力保护和可持续管理境内的泥炭地,包括在最近一届的联合国环境大会上发挥领导零作用,推动出台 保护和可持续管理泥炭地决议。”联合国环境署泥炭地专家戴安娜·克班斯基(Dianna Kopansky)。 

农作物大火通常是蓄意为之,这会加剧空气污染,破坏人类健康。

非洲的稀树草原地貌也会发生自燃,一定程度上有益于生态系统。在其他地方,植被一旦着火,会有扩散波及森林和人类住区的危险。

A wildfire in Glacier National Park, USA.  Photo by Wikimedia
A wildfire in Glacier National Park, USA. Photo by Wikimedia

在非洲,大火也被用作扩大耕种面积的土地清理工具。经过火烤的土地新长出的草料,往往对牲畜有更强的适口性。对于农民来说,大火消灭了庄稼上的寄生虫,是杀虫剂和除草剂的廉价替代品。然而,随着大量二氧化碳被排放到大气中,草丛和灌木丛火灾对土壤和植被产生了严峻影响。植被的丧失加剧水径流、风蚀,并降低了土壤的水渗透率。

其他人为引发的火灾可能会在工业区发生,和/或与化工厂或油气设施有关。这些火灾通常会将大量的一氧化二氮释放到大气中,这种气体的暖化效应是二氧化碳的300倍,其中还可能包含大量的有毒物质。.

我们需要加深对于野火不同的驱动因素的理解,从而辨别火灾对环境造成的严重程度。大数据可以在这一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

准确、实时数据的重要性

“关键在于收集并整理对政府有用的数据,联合国环境署世界环境情报室能助一臂之力。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全球资源信息数据库(GRID)主管帕斯卡尔·佩杜兹(Pascal Peduzzi)表示。

尽管已有关于生物多样性、污染、灾害风险和气候变化的数据,世界环境情报室仍在筹备当中。我们计划建立完整的数据库,将在明年年底的下一届联合国环境大会上启动。

Raster of Active Fires frequency per square kilometre for the period 01/01/2019 - 26/08/2019, produced by GRID-Geneva. Data accessed in August 2019 at https://modius.gsfc.nasa.giv/data/dataprod/mod14.php
Raster of Active Fires frequency per square kilometre for the period 01/01/2019 - 26/08/2019, produced by GRID-Geneva. Data accessed in August 2019 at https://modius.gsfc.nasa.giv/data/dataprod/mod14.php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说:“提供高质量、可访问、公开、及时和分类的数据对于基于证据的决策、全面执行《 2030年议程》以及实现“不落下一个人”的目标至关重要。” 

有价值的研究和数据来源,例如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全球森林观察网,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提供的数据,MapX(用作世界环境情报室的地理空间组成部分),环境前瞻研究和前沿报告(Foreight Briefs&Frontiers Report)包含的环境署最新研究都被容纳到世界环境情报室并生成图形和其他数据可视化工具。用户可以按地理位置、主题或产品类型(例如卫星图像、图表或地图)进行数据搜索。

联合国环境署的优势在于此前我们已经建立了坚实的基础。联合国环境署主持”联合国地理空间网络——25个联合国机构。我们同时也与17个合作伙伴建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通过‘作为一个整体’合作模式,为环境情报室提供信息和资源。在过去两年中,我们已经收集了1200个地理空间数据集。

”联合国地理空间网络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 Pascal PeduzziDianna.Kopansky

Wildfires situation room One Global Partnership
Wildfires situation room One Global Partnership. Image by UN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