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an 2018 Story Disasters & conflicts

武装团体威胁中非标志性哺乳动物

就在三十年前,成千上万的大象栖息漫步于中非野生动物保护区。 如今,它们的数量大幅减少。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加兰巴国家公园等地,估计还留有1,100-1,400头个体象,比上个世纪80年代的2万头少太多。

 

而对于陆地上最高的动物长颈鹿来说,现实似乎更加严峻。在非洲,由长颈鹿尾巴做的掸子成了社会身份的象征。而科尔多凡长颈鹿品种的制品尤其珍贵,这使得这一物种成为偷猎者和其他武装团体盯梢的对象。 目前,加兰巴国家公园公园中只剩下大约40头长颈鹿。

 

非政府组织“Traffic”上个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反映了这一严峻的现实,该报告警告称,武装组织对中非野生动物造成严重威胁。

Eastern chimpanzee
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大猩猩的数量至少下降了80%。(图片 via)

 “显然,武装非国家行为者(武装团体,民兵和高度军事化的偷猎者)有组织地偷猎和贩运野生动物,严重威胁着该地区一些最具标志性和受威胁的物种的生存,特别是大象和长颈鹿 Traffic针对加兰巴 - 比利 - 合科跨境区域偷猎和野生动物贩卖的评估报告指出。

 

报告重点介绍了中非共和国和刚果民主共和国的三个保护区,但偷猎者也活跃在地处加兰巴边界的南苏丹Lantoto国家公园。在该地区活动的一些非国家武装团体包括:苏丹的金戈威德民兵、乌干达的上帝抵抗军、中非共和国的塞莱卡叛军和反巴拉卡民兵、以及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反对派和偷猎者。

 

这使得动物保护成为一项危险的事业。 201610月,在该地区的公园管理人员的呼吁下,欧盟主办了一个研讨会,讨论如何最好地支持保护工作、提供安全保障、帮助重建脆弱的地方经济。

 

黑猩猩也没有逃脱来自他们最亲近的武装亲人的猛攻。例如,报告指出,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黑猩猩数量减少了80%到98%,主要是因为猎食野味。这是由于手工采矿和伐木营地周围对于蛋白质有特别强烈的需求,而黑猩猩则成为了“蛋白质的主要来源”。

 

 加强当地社区在野生动物管理中的作用,应成为打击非法野生动植物贸易、保护野生动植物及未来生物多样性战略的中心。

 

营养不足的双重效应,加上采矿造成的污染,只会加剧对该地区生物多样性的威胁,从而严重危及当地社区的生计。

 

联合国环境署的Bianca Notarbartolo表示:“让当地社区参与打击盗猎活动,以及寻找替代生计的重要性已经在各个国家,地区和全球论坛上达成广泛共识。但是这样的承诺还没有得到足够有效的实施。”

 

她补充说:“加强当地社区在野生动物管理中的作用,应成为打击非法野生动植物贸易、保护野生动植物及未来生物多样性战略的中心。”

 

然而,Traffic报告称仍有希望挽救当前局势:

 

 “幸运的是,当地有专门和有能力的保护机构,这些组织必须得到充分的支持(财政、后勤和政策上),以便它们能够在当前巨大的压力之下,继续为保护野生动植物和(区域)生态系统献力.

 

报告还建议加强相关宣传,凸显当前濒危物种的生存困境,并及时跟进相关立法、执法工作,曝光腐败事件。 它还主张对中非共和国东南部的野生动植物贩运进行详细调查,支持社区寻找替代生计,并加强受影响国家之间的跨界合作。

 

20165月,联合国环境署和联合国系统的其他合作伙伴发布了“为生命呐喊”运动,运动致力于提高公众认识、推动法律的制定和执行,加大当地社区制止野生动植物非法交易的支持力度。 大象和犀牛是该运动的目标物种之一。

Rhinos
犀牛是中非面临灭绝的物种之一。 (图片 via)

触目惊心的事实和数字

  • 成立于1938年的加兰巴(Garamba)是非洲最古老的国家公园之一,园内犀牛和大象的偷猎行为极为猖獗。
  • 1996年以来,加兰巴一直被列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濒危世界遗产名单中。
  • 公园内最后一次发现犀牛是在2006年。然而,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境内的加兰巴公园仍然能看到最壮观的象群景观。
  • 比利欧诺尔保护区(Bili Ouele Protected Area)是东部黑猩猩的重要栖息地。 它也是非洲金猫、紫羚、水牛、大羚羊、河马和豹的家园。
  • 合科边境地区(Chinko Transboundary Area)的土地由中非共和国民兵、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南苏丹的偷猎者,以及来自乍得和苏丹的游猎者占领并包围。 这里无人居住,拥有超过75种哺乳动物,包括黑猩猩和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