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May 2019 Story Air

变废为宝:打破空气污染与艺术的界限

Photo by Michael Pinsky

众所周知,艺术家从周围的世界获得创作灵感。因此自然而然地,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开始关注当今时代最严峻的环境问题之一——空气污染。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数据显示,每年空气污染会造成大约700万人过早死亡,每10个人中就有9个人呼吸有毒空气。空气污染还会导致气候变化,因此对抗空气污染就是在帮助应对气候危机。

行动起来,就是现在!和大家一样,艺术家们也正在寻求提高公众环保意识的方法,找到减少空气污染的解决方案,甚至想办法如何利用污染,做到“变废为宝”。

带你穿越穹顶的“污染舱”

不同区域空气污染有所差异,迈克尔·平斯基(Michael Pinsky)受之启发,于是开始制作“污染舱”(Pollution Pods)。该装置由五个透明圆顶空间组成,每一个圆顶分别还原了世界上五个不同地区的空气,分别是:挪威北部、伦敦、新德里、北京和圣保罗。游走在不同的圆顶空间下,你会感受到不同程度和不同来源的空气污染。

“穿越不同的空间会带来非常不同的感官体验,”平斯基告诉联合国环境署说,“这个装置不仅是想表明空气污染有多严重,更是想告诉大家不同地区的空气污染也存在很大差异”。

平斯基为伦敦舱里的空气还原了柴油的味道。北京舱则充满了混合着工业排放、煤炭和木材燃烧以及交通废气的味道。由于新德里人民至今仍在焚烧垃圾,所以新德里舱散发着燃烧塑料与秸秆的气味。

幸运的是,工作人员只是模拟还原了空气污染的味道和能见度,并没有填充真实的有毒气体。但平斯基仍表示这样的呼吸经历让人并不愉快。也就是最关键的一点,空气污染让人无法快乐。

平斯基希望污染舱可以让人们引以为鉴,采取更加“激进”的方式来治理空气污染,特别是交通尾气污染。“一种治理污染的方式无法适用于所有城市,”平斯基说,“但在某些情况下,合理地运用政策可以帮助我们在两年内解决问题。”

image
Photo by Studio Roosegaarde

城中绿洲——“雾霾净化塔”

丹·罗斯加德曾在北京生活,在切身感受到北京为经济发展和市民福祉所做的努力后,开始创建“雾霾净化塔”(Smog-free Tower)。罗斯加德称之为“世界上最大的户外空气净化装置”,净化塔吸入有毒空气,经过净化再释放到大气中。

“我对自己说,‘我不是部长,不能拨款200亿欧元来发展绿色能源。但我是一名工程师和艺术家,我可以建造一个空气清新的公园,就像一片绿洲一样。’”

当然前提是要把雾霾净化塔建在城市公园里,这样可以使塔周围的空气比城市的其他地方干净20%-70%。雾霾净化塔使用的是正电离子技术,罗斯加德说,这是能耗费较少能源来清洁大量污染颗粒物的唯一方法。

如今,雾霾净化塔已经在中国、波兰和荷兰分别亮相,很快也会登陆韩国和墨西哥。净化塔引发了一场全球性的运动,世界各地都在发出合作邀约,想在当地引进该项目。罗斯加德如今还推出了由雾霾颗粒压缩而成的“雾霾戒指”,此外他也在合作研发减霾单车。

“我们不是在空想,而是在一步步努力向理想社会迈进,不断改善我们的城市。”罗斯加德说,“我们最大的目标是让城市不再需要雾霾净化塔来清洁空气,但在那之前,必须要尽所能来保持健康。”

“空气油墨”不“墨”守成规

阿尼鲁德·夏尔马(Anirudh Sharma)来自印度孟买,在回家的时候他注意到,一到晚上他的白衬衣就会变脏,像沾上尘土一样。

“我意识到那是空气污染,或者是由汽车尾气里的黑色微粒组成的煤烟颗粒物,” 夏尔马告诉母校母校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这严重危害了人们的健康。” 

回到麻省理工学院后,夏尔马决定为改善印度的空气做点什么。于是,他建立了格雷维基实验室(Graviky Labs),这家初创型企业发明了安装在汽车尾气管上用来收集颗粒物的装置。格雷维基团队将烟灰提纯加工制成“空气油墨”,通过和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合作来测试产品。

迄今为止,这家初创企业已经捕获了16亿微克的颗粒物,相当于收集了1.6万亿升室外空气。

夏尔马说,“少些污染,多些艺术,那是我们的愿景。”

2019年世界环境日由中国主办。空气污染是今年世界环境日的主题。我们呼吸的每一口空气的好坏,都取决于我们每天的生活方式。深入了解空气污染如何影响你我的生活,以及我们能为清洁空气做些什么。减少个人碳足迹,#蓝天保卫战我是行动者#(#BeatAirPollution),你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