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Jul 2018 Story Oceans & seas

刘易斯·皮尤挑战“游泳界的珠穆朗玛峰”,强调全球海洋困境

他曾在世界上最冰冷的水域游泳,人称“人类北极熊”,但当他声明自己即将开始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次游泳时,是时候坐下来予以关注了。

耐力游泳运动员刘易斯·皮尤曾经多次挑战冰水游泳,将他的身体推至极限,以提高人们对海洋威胁的认识,而如今他再次挑战自我——仅着游泳裤,护目镜和泳帽子游过英吉利海峡,以此敦促政府达成承诺,到2030年让世界30%的海洋得到保护。

“英吉利海峡是游泳界的‘珠穆朗玛峰’。它一直是,永远都会是......因为想游过它实在太艰难了。距离远,水温冷,海里还充斥着水母,“周二,皮尤在伦敦正式发起”长距离游泳“(The Long Swim)挑战时说道。

联合国环境署海洋卫士刘易斯·皮尤将于本周从康沃尔郡的“天涯海角“(Land's End)出发,连续奋战50天,游560公里(350英里)至肯特郡的多佛。

他计划每天游5个小时,平均每天大约10-20公里(6-12英里)。此前他一直在福克兰群岛(Falkland)以及他所居住的南非附近的冰冷水域进行训练,每天游7公里左右。但是这一挑战不仅是对身体的考验,同样也是意志力的拷练。

“这将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游泳,”他说, “这次游泳将是我尝试过的最长距离的游泳,它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心态......你可以提前让自己的身体进入备战状态,但最终想成就这段征程,我需要有强大的内心。这将是一次残酷的体力较量和严酷的精神之旅。"

自1875年海员马修·韦伯首次横渡英吉利海峡以来,至今已有大约有1800人成功游过海峡。但从来没有人试图只身着游泳裤,护目镜和泳帽来完成这段挑战。

“长距离游泳“挑战标志着 “全球海洋行动”倡导(global Action for Oceans campaign)的开启,该活动敦促各国政府承诺在2030年前让世界30%的海洋得到保护。作为联合国环境署“清洁海洋”运动的有力倡导者,皮尤表示,过去30年间,他目睹了世界各大海洋发生的可怕的变化。

“我游泳有30年之久,它确实占据了我人生的大部分时间,但从生态学的角度来说,这只是蜉蝣一瞬,而我却真真实实地看到了海洋的变化。从北极到南极和珊瑚礁,海洋的变化无孔不入,无处不在。”他说。

“如今,我们的海洋既不干净也不健康。年复一年,我看到塑料污染状况持续恶化......不只在海洋表面,更是深入到海底。我看到鱼吃塑料,鸟儿吃塑料,看到它们因此丧命。如果我们吃鱼,也等同于我们食入了塑料。”他说。

皮尤出生在普利茅斯,他希望通过这次游泳挑战,让家乡父老了解当前紧迫的局势。他还希望以此向英国政府施压,要求在英国及其海外领土上建立更安全的海洋保护区。他指出,英国只有一小部分水域得到充分保护。“令人震惊的是,自诩为海洋强国的英国,在其75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完全受到保护的海洋面积仅有7平方公里。”

“我这次整个活动的目的就是想让英国真的抓住这次机会,因为......这些问题不是明年或后年就可以解决的......这不是为了保护后代,而是关乎我们这一代人。按照目前海洋污染的速度,它很可能波及我们这一代人。我敦促英国政府成为海洋领袖,真正引领世界保护这些伟大而重要的领域。”

来自约克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Callum Roberts教授是纪录片“蓝色星球II”的科学顾问,他也参加了长距离游泳(Long Swim)的发布活动。他说英国需要做更多工作,并指出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14要求到2020年,所有国家都要至少保护10%的沿海和海洋区域

“我们海洋中只有一小部分符合国际惯例的最佳标准,受到充分保护。也只有一小部分免受最具破坏性捕捞活动的影响,大多数海洋保护区不符合国际管理和保护标准,这意味着我们不但无法超额完成联合国10%的保护目标,目前为止,更是远远落后于这一目标。”他说。

“我们需要为整个生态系统和各个场所提供保护,而不是专注于一些零散细小的部分,或满足于一些低水平的保护。我们应该为管理提供适当的资源,并确保充分到位的监督和执法,而不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抛诸大自然。让我们给予自然所需的保护,让它逐步走上恢复的轨道。通过这样做,我们将在国际范围内拥有一个海洋保护区网络,它将代表保护区的最前沿的做法,不止在欧洲,而是全世界。” Roberts教授表示。

2015年,皮尤在南极洲罗斯海建立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的谈判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直接向英国新任外交大臣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发出信息。杰里米·亨特于前任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递出辞呈后履新。

“令人深感不安的是,从生物多样性的角度来看,英国领土中最重要的区域:南乔治亚岛和南桑威治群岛,只有不到2%得到充分保护。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也们必须做得更好。”皮尤说。

“对于新任外交大臣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妥善保护南桑威奇群岛(Sandwich Islands。这一问题已经僵持太久,悬而未决。”他将英国在南大西洋的这片海外领域描述为”南部海洋的塞伦盖蒂“。

皮尤挑战了世界各大洋,且均是完成长距离游泳的第一人,他17岁时开始了他的第一次长距离挑战,从罗本岛游到开普敦。 2007年,他第一次尝试挑战北极,让公众意识到北极海冰融化的危机。2010年,他挑战了珠穆朗玛峰的冰川湖,以引起人们对冰川融化和供水减少对世界和平所产生影响的关注。 在长途游泳期间,他有时会经过海岸线,并希望公众能加入他,成就一次“群体的游泳挑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Vuf3Grf9bg

海洋保护慈善机构“抗污水冲浪者”(Surfers Against Sewage )将沿着皮尤游经的路线组织海滩清洁活动,动员人们一起保护海滩和海洋。该慈善机构最近推出了一项名为“零塑料社区”(Plastic Free Communities的全球活动,旨在鼓励个人,企业和地方政府减少其集体塑料足迹。 

皮尤知道这次游泳会对他身体的每一寸都造成沉重的伤害:他的手臂肌肤可能要发炎,他的舌头会肿大,并且体温过低会带来很多潜在的风险。如果他设法每天游大约6个小时,他将需要大约10,000卡路里。 “我将花很多时间吃饭和游泳。”他说。

因为近期天气回暖,皮尤在韦茅斯和普利茅斯之间还可能碰到岬角潮汐,漩涡和水母。

“并没有什么有效的方法来对付水母,特别是在晚上游泳的时候。”他说。

然而,实现壮举将是他紧抱信念,支撑他坚持下去的动力。

“我知道我最终能看到多佛的白崖,我只是不知道这一路将遇到什么。我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担心明天,担心下周,担心下个月的游泳挑战......但在共同的愿景下,我们会试图解决所有问题。那就是:一定要去多佛,一定要去多佛,因为我们有到达多佛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