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环境署2018年排放差距报告 密切关注各国就减排所做的承诺及所付诸的努力。

报告计算了这些承诺将在多大程度上防止全球气温上升到危险的临界值,并且指出人们需要再付出多少努力,才能确保我们行至在安全的轨道上。 那么,温室气体排放在未来会发生什么? 这一切都取决于各国的减排力度。科学家已经模拟了一些情景,充分考虑了各国在《巴黎协定》中做出的气候承诺——就是我们所说的“国家自主贡献”。

如果各国都兑现了各自的气候承诺,我们将面对怎样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境况? 如果有国家没能履约,又会发生什么?

基线情景自2005年以来,在不采取任何气候政策的情况下,评估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境况。 

当前政策情景考虑了所有现行政策,但假设不采取其他措施。

全面实施无条件的“国家自主贡献”情景假设各国无附加条件地兑现了所有气候承诺。

有条件“国家自主贡献”情景下,假设各国实现了所有气候承诺,包括有条件的气候承诺。

如果我们想在2100年前防止2°C升温,就必须确保截至2030年,温室气体总排放量不超过40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

截至本世纪末,若想将升温限制在1.8°C内 ,就必须进一步减少排放量,即截至2030年,排放总量不超过34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

防止温度升高1.5°C ,截至2100年,总排放量必须保持在240亿吨二氧化碳当量以下。

为了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C以下,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必须在2020年达到峰值,然后迅速下降。   目前,温室气体排放量还没有“达峰”迹象。事实上,在2014年至2016年间,排放量一直保持稳定,但去年全球排放量再次上升。   但是我们有理由怀抱希望。如果我们一起行动 ——一起迅速行动——那么我们仍有可能防止全球气温升高至危险的临界点。所有国家,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可以在这场斗争中发挥作用。 好消息是,事实证明,在不牺牲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减少排放是可以实现的。

许多国家已经达到了排放峰值,此外还有更多国家有望尽快实现这一目标。

如果我们从1950年起,跟踪每个国家的排放量,那么中国、美国,以及相对来说程度较轻的印度和欧洲,其排放量远远超过世界剩余区域的排放量。

这个按地理位置排列的坐标方格,突出地展现了每个国家各自的趋势。 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直观地看到哪些国家的排放量 已达到峰值
以及哪些国家的排放量 尚未达到峰值

19个国家——包括德国、挪威和一些前苏联国家——已经在1990年之前达到其排放峰值

《巴黎协定》附件一中所列的43个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除了一个国家(土耳其)外,其他经济体的排放量预计到2020年达到峰值。

截至2030年,多达57个国家——占全球排放量的60%——其排放量将达到峰值,假设这些国家完全履行了各自的承诺。

但这些承诺仍然不够:即使各国兑现所有现有承诺,全球排放量仍将继续增长。

各国都需要努力降低其排放量,但最大的影响将来自前四大排放国——中国、美国、欧盟和印度——在过去十年中,它们的排放量占到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56%以上。   如果我们迅速采取行动,我们仍有可能达到《巴黎协定》制定的更加雄心勃勃的目标,将升温限制在1.5°C内。

哪些国家是最大排放国? 哪些国家正在履行其承诺
不确定

并非每个国家都在为避免气候变暖而尽力降低其排放量。 在这里,方块的大小根据每个国家的排放量来确定,因此我们能够直观地比较出温室气体的最大贡献国。

 中国是最大的温室气体贡献国,占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 27%——尽管有迹象表明中国快要达到其排放峰值。

美国欧盟占据了超过1/5的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 美国的平均排放量自2004年以来,已经开始下滑。

印度的排放量占全球排放总量的7.1%,尽管随着印度经济的发展,其排放量将继续增长,但印度的减排承诺至少与《巴黎协定》设定的2ºC目标相一致。

俄罗斯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量的4.6%,自2014年以来,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

即使各国履行了所有“无条件”的气候承诺,到本世纪末,地球的平均气温仍可能上升约3.2°C,远远超出《巴黎协定》的目标。   那么我们该从哪里开始呢? 信息很明确:如果我们要避免气候变化产生最严峻后果,各国需要在气候承诺方面更加大胆。 他们还需要制定明智的国内政策,将这些承诺转化为实际的行动和进展。

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好消息是我们已经了解到哪些方式是有用的

鼓励启动并持续创新的雄心勃勃的政策可以帮助我们缩小排放差距。 政府可以通过大力支持创新,以及为减排技术打造友好的市场环境来引领潮流。诸如此类的政策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力,比如我们在太阳能电池板上所取得的成绩。:end

过去几年中,全球安装的太阳能电池板产生的总能量飙升。

太阳能的实际增长大大超过预期

尖端低碳技术的发展对于缩小排放差距至关重要,但仅仅发展技术是不够的。《2018年排放差距报告》提出了五项原则,旨在帮助政策制定者推出雄心勃勃且行之有效的政策——力促创新,并将技术推向市场。

城市、地区和省份,以及公司和主要投资者在帮助自己国家实现减排目标的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城市可以作为创新政策的试验场。它们也可以成为重要的倡导者,推动国家政府采取更大胆的行动来保护气候。

2018年9月,包括市长、州长和商界领袖在内的4,500人汇聚在旧金山,参加首届全球气候行动峰会。这一盛会最终发布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声明。   包括洛杉矶、东京和墨西哥城在内的70多个城市承诺截至2050年实现碳中立。

来自38个国家的488家公司实施了符合《巴黎协定》的减排途径。

超过60个州、区域、城市政府和跨国企业承诺实施零排放车辆政策。